11月7日凌晨,28歲的網店賣家張銘因勞累猝死在了這間屋裡

  “雙11”當天,季雪燕的網店完成了586單生意 本版圖片由本報記者 賈晨 攝

  季雪燕家184平方米的房子早已成了倉庫,想找個坐的地方都很難
  幾天前的“雙11”,淘寶創造了350億交易額的在線購物狂歡,震驚世界。
  然而,中國網民的瘋狂令人費解。有人說,這是近年來中國社會“快餐文化”的延伸;也有人說,人們靠支付寶消費,金錢成為一個數字,而消費的欲望在“刷卡”的快感中劇烈膨脹。
  正如國外有媒體評述,瘋狂的購物不能買來快樂,卻能幫助都市裡的剩男剩女們治療寂寞。
  從這種意義上講,網購的,並不僅僅是生活。
  如果不是朋友張銘(化名)的突然離世,31歲的網店主季雪燕還不會太在意自己當下的生活。
  31歲的季雪燕是溫州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婦。但在網絡世界里,她是一家日銷售額上萬元的童鞋網店老闆。顧客沒見過她的模樣,但這不影響她家童鞋的銷量。
  在淘寶平臺上打拼近兩年,季雪燕深刻明白網店的經營之道:只有比傳統行業店付出更多的精力、時間與堅持,才能迎來金錢與別人眼中的成功。
  但時間長了,季雪燕漸漸發現,這些或許並不是自己想要的。原本健康的身體與和孩子獃在一起的時間早已離她遠去,她每天必須圍著網店轉,她開始意識到,自己在“給網店打工”,已經“被網店套牢了”。
  在“雙11”好好搏一把
  11月6日下午6時,溫州市鹿城區縣前頭路的童鞋批發市場,一家童鞋批發店內的顧客稀稀拉拉。正準備幫妻子季雪燕進貨的董漢強,見到了身材發胖、比自己低半頭的“小個子”張銘。
  “你那麼胖,也不減肥。”經常進貨、補貨,這裡的伙計成了張銘的朋友。
  “我就是這點優點,身體好,人長得壯。”低頭忙於選貨的張銘不忘抬頭與伙計鬥幾句嘴。
  這裡是浙江溫州較大的一家童鞋批發市場,每天,數以萬計的童鞋從此發往全國。許多像張銘一樣的年輕人,在批發市場周圍租間房子、拉根網線,成為網店賣家。
  幾乎每天下午的這個時候,董漢強都能見到張銘。
  張銘是溫州市文成縣人,去年2月,在溫州市區一家遠程教育公司找了份程序員的工作,每月收入4000元至5000元之間。1年前,他兼職在淘寶網上開了一家名為“愛麗絲童鞋”的網店。
  網店賣家與賣家之間雖說也有競爭,但由於都在做童鞋生意,平時免不了交流一下行業信息。如果遇上誰家缺貨、缺碼的情況,相互之間還能有個照應。董漢強與張銘就是這樣的關係。
  那天下午,董漢強告訴張銘,最近有款童鞋賣得很火,可以帶一雙,供他拍照,他也可以試著賣一賣。這是個好消息,張銘也想在“雙11”好好搏一把,倆人約好第二天在市場見面。
  2010年11月11日,中國網購開始一個新時代,此後的每年“雙11”,不斷刷新的數字傳奇讓張銘、董漢強這樣的小網店賣家都想從中分到一杯羹。
  幫董漢強將一箱貨裝上車,張銘急忙招呼54歲的搬運工單女士將自己的貨放在了架子車上,讓她幫忙拉回家。
  從今年年初,張銘便成了單女士夫婦的雇主之一,從批發市場拉到溫州市倉後街44號——張銘家的樓下,1公里的路程,每次張銘會支付5元錢的報酬。
  單女士回憶,張銘最初開網店的時候,幾天才找她拉一次貨,到今年6月份左右,幾乎天天都找她幫忙,最近一段時間,一天能找她兩次。單女士不清楚網上怎麼開店,但她知道,還有幾天就要到“雙11”了,活躍在市場周邊像張銘這樣開網店的人都在忙著進貨,她的活也比平時多了好幾倍。
  回家路上,張銘步子比平時走得要快,路上還不停在打電話,跟在後面的單女士覺得,這些開網店的賣家這幾天個個都跟“打了雞血”一樣。
  為了迎接“雙11”,10月28日,張銘租了住所對面那間房子。這間房包括客廳在內共4小間,足夠他存放貨物。與其說這裡是張銘的家,倒不如說這裡是他的工作室。這座至少建於上世紀80年代以前的4層弄堂,是附近一所小學的職工住房。
  房屋年久失修,雨後,從屋頂漏下的雨水,浸漬著牆壁,隨處可見斑駁的牆皮,整個樓內一股發黴的味道。
  “別看這兒的房不行,賣出去一平米也要將近兩萬塊。”一名租客說,房主在外面買了新房,住在這裡的人,多是外地打工的租客。由於離批發市場近,這裡也是網店賣家的天堂。
  此時,距離“雙11”到來,還有四天時間。
  網店賣家的打拼人生
  其實,早在1年前,張銘的生活並不是這樣。下班後,和幾個朋友去跳跳現代舞、吃吃飯,他甚至還跟別人辦了一家舞社,在那裡,他揮灑著年輕人的激情與汗水。
  “其實,他不是個愛錢的人。”朋友們說,大家都覺得他最初開店肯定是為了玩。
  今年1月16日,張銘租下現在的房子。雖說有點計算機基礎,但當時,張銘絕對是網店賣家中的“菜鳥”。他賣過衣服、也賣過“山寨”運動鞋,但生意還是沒有起色,後來聽說童鞋比較好賣,就掛在網上試了試,結果效果不錯。張銘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路。
  在批發市場,同碼童鞋5雙起批發,放在網上單賣,即使價格翻倍,每雙也只有百元左右,如果成交量大,靠掙差價,收入要比上班強得多。很快,童鞋、背包、短褲、背心……總之能跟16歲以下孩子有關的東西,占據了“愛麗絲童鞋”店的所有頁面。
  最初經營一直都是張銘自己在做,沒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與汗水,一位曾和他一起玩過現代舞的朋友說,自從張銘開始做網店,幾乎沒時間和大家聚。白天要上班,晚上要維護網店,每次見面都要提前幾天預約。
  “大家都明白,不趁著年輕拼一把,等到老了,就沒機會了。”朋友們理解他的做法。
  張銘的網店剛開業時,季雪燕的網店“美美公主童鞋鋪”已經運營有1年了。季雪燕最初幾天才能成交一單生意,但覺得好玩,在家也無事可做,也就堅持下來。
  最初,她賣的主要是童裝,5歲的女兒成了她網店的模特。給女兒搭配上新衣服、新鞋子,再配上漂亮的頭飾,樂得小姑娘手舞足蹈,擺出各種誇張的造型。女兒誇張的造型顯然沖淡了買家對於衣服的關註。
  “我拍得是衣服,不是你。”季雪燕對女兒擺出的造型有些不滿意。“那讓我拍照乾什麼。”女兒很不開心。為了哄女兒配合,棒棒糖、巧克力……年輕的母親沒少想辦法。一個系列新款照完,差不多要3個小時,累得女兒後來再聽說要拍照,開始躲著跑,“怎麼又拍啊。”
  季雪燕也慢慢發現童鞋比較好賣,只要找個空地,就能將童鞋的照片製作完成。
  一件貨品成交必須經歷:選貨、進貨、拍照、美工、製作、營銷、參加網上活動、與買家溝通、售後服務等九大環節,在季雪燕的堅持下,去年“雙11”,她家網店完成了華麗轉身,每日交易量到50單左右。而丈夫董漢強也離開了自家的工廠,回家幫妻子料理網店。
  隨著交易量不斷增大,季雪燕和董漢強覺得,他倆“已經忙不過來”,於是,弟弟、弟媳也加入進來,季雪燕還雇了一人,專門負責與買家溝通。
  如今,“美美公主童鞋鋪”已是“兩個藍冠”級別,日成交100多單銷售額1萬多元。
  按照淘寶網對賣家評價體系,賣家分為“心”、“鑽”、“藍冠”和“金冠”四大等級。每個大等級內,又分出5個小級別,共20級。淘寶會員在淘寶網每使用支付寶成功交易一次,買家就可以對賣家作一次信用評價。評價分為“好評”、“中評”、“差評”三類,“好評”加一分,“中評”不加分,“差評”扣一分。(轉下)
  11月6日晚,張銘將貨物搬到新租房裡。收拾完,他坐在電腦前,打理起網店生意。當晚11時,突然,他頭一沉,栽到了鍵盤上。
  大約過了2分鐘,張銘蘇醒。過了一會兒,他對同住的小劉說:“我實在太累了,我想在床上躺一會兒”。這一睡,就再也沒醒過來。
  (接上)也就是說,級別越高的賣家,說明貨品、質量、服務好評多,從而可能迎來更多的買家。
  “不是每次交易結束,都能得到好評。”季雪燕說,為了防止賣家刷積分,淘寶還規定,每個自然月中,相同買家和賣家之間的評價計分不超過6分。若14天內相同買賣家之間針對同一商品,有多筆支付寶交易,則多個好評只計1分,多個差評只減1分。
  要想活下來,就必須想各種辦法沖量
  季雪燕的“兩個藍冠”意味著,她的信用評價分屬於20001分至50000分之間,至少有2萬零1位買家曾給予“好評”。級別越來越高,生意越來越好,但季雪燕說,她這並不是自己最初想要的。
  “哎,姐姐,累死了,搞這個網店,就掙那麼點錢,玩也不能玩,天天獃在家裡。”弟媳婦向她抱怨。季雪燕又何嘗不是。她每天上午8時把女兒送到幼兒園,按規定,家長接孩子是下午4時。別的孩子都向家長嚷著:“媽媽,你下午第一個來接我。”而她女兒卻只能期盼著“媽媽,下午6點你能準時來接我嗎?”
  “我們天天吃的都是外賣,稍微有點時間,還等著快遞過來發貨。”季雪燕家184平方米的大房子,早已成了倉庫,想找個坐的地方都很難。而生意剛剛有起色的張銘顯然還沒有體會到這些。
  截至今年11月6日,他的“愛麗絲童鞋”剛擁有“五個鑽”級別,信用評價分是5001分至10000分。每日發貨量50件到100件之間,每日流水5000元左右。
  在季雪燕看來,一年做到“五個鑽”,屬淘寶的中上水平,但張銘白天還要上班,“太不容易了。”
  季雪燕認為,按照“愛麗絲童鞋”這種態勢發展,年底進“藍冠”不是問題。因此,“雙11”對張銘來說,太重要了。同時,他還必須面對一個問題:沖銷售量。
  那是一種“馬太效應”競爭。比如,他家一雙童鞋銷量特別好,買家在淘寶網搜索該類童鞋名字時,這雙鞋就能排在前列,買家很容易找到;如果這雙鞋或者這家店3天都沒賣出一雙鞋,買家搜索時,要找到他們家,翻幾十頁也很難找到,“所以,銷售越好的,越容易被人發現,從而賣得更好。”
  因而在淘寶網上,以童鞋為例,42065家童鞋賣家要想活下來,必須想各種辦法沖量,占據排名。這是一個幾乎永無止境的“不進則退”的瘋狂游戲。
  “雙11”前,其實各個網店的生意都不太好,大量買家在等待“雙11”打折。
  “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。”季雪燕笑著說,那幾天,她家的銷售量要比平時少二三十單,只有趁‘雙十一’把銷售量再衝上去,要不然,以後的生意就不好做了。
  張銘告訴朋友,如果年底網店經營得好,他就準備拿了年終獎後辭職,專心打理網店。
  “我實在太累了,想在床上躺一會兒”
  按照11月6日下午的約定,7日上午,董漢強早早就給張銘準備好了樣貨。突然一個電話,是另一個男的聲音。這個男人說,張銘凌晨死在了醫院。
  “你開玩笑吧。”董漢強覺得這個人太過分,“你讓接電話。”董漢強拿著電話不再說話,一旁的季雪燕看見老公臉色煞白,就問發生了什麼事。“張銘死掉了!”董漢強一臉狐疑地對妻子說。
  “不可能吧?”季雪燕也不相信。“我也覺得不可能,昨天,張銘還幫我搬了一件貨。”董漢強嘟囔著。他向其他開網店的人詢問,其中一個長期給張銘供貨的代理商說,他離張家近,可以跑去看看。最終證實。
  和張銘同住一屋的小劉目擊了這個年輕人的猝死:
  11月6日晚,小劉和張銘將貨物搬到了新租房裡。收拾完,張銘坐在電腦前,打理起網店生意。當晚11時仍在電腦前忙碌著,突然,張頭一沉,栽到了鍵盤上,小劉以為他在開玩笑,沒太在意。
  誰知,張銘從椅子上摔了下來,小劉趕緊去扶。大約過了2分鐘,張銘才蘇醒。小劉勸他去醫院。張銘說,之前也暈倒過,過幾分鐘就好,已經大半夜了,去醫院太麻煩。
  過了一會兒,張銘說:“我實在太累了,我想在床上躺一會兒”。
  次日凌晨4時許,小劉發現張銘身體發涼,喊名字也沒反應,趕緊將他背到離家50米的溫州市人民醫院。參與救治的醫生說,張銘送到醫院時已經死亡2個小時左右。
  小劉說,張銘每天上午8時30分到單位上班,中午休息兩小時,下班忙著進貨、維護網店,最近經常熬夜到凌晨三四點。醫生認為,很可能是過度勞累誘發潛在疾病死亡。噩耗傳到了意大利,在那裡打工的母親不敢相信,當晚買了機票,和張銘33歲的姐姐,趕回國內。事後,他的母親還報了警,但警方基本排除他殺的可能。
  “他是活活累死的……”朋友們說。次日,朋友們幫著將所有商品從網上下架,“愛麗絲童鞋”的公告欄僅剩下一段刺眼的黑體字:“因本店主身體不適暫停營業”。
  350億的新紀錄與他無關
  張銘猝死後,季雪燕經常衝著電腦發獃,只有“旺旺”的“叮噹”聲讓她回過神。
  她打開百度,鍵入“猝死”二字,19寸顯示屏上,跳出大量關於猝死的文字:經常熬夜、飲食不規律、鈉離子通道代謝異常……
  同時,大量關於開網店“累死人”的新聞也涌了出來:今年7月15日,36歲的淘寶品牌御泥坊前董事長吳立君因長期辛勞,突發腦部靜脈竇血栓過世。
  2012年10月,29歲的淘寶皇冠店主許文俊因過度疲勞猝死,生前月入曾達百萬元。
  2012年7月,一名24歲的淘寶杭州美女賣家突然離世。
  2012年6月,江蘇一齣租屋內,25歲的皇冠賣家小夏過世幾天后才被快遞員發現。
  2012年5月,“辣媽”淘寶全職店主蘇蘇因蛛網膜腦出血去世……張銘突然猝死,在網上影響很大,很多網友表示悲傷的同時,認為“年輕人不該拿生命換金錢”。
  文成縣在溫州不算富裕縣,張銘家也不寬裕。他父母早年離異,母親帶著姐姐去了意大利打工,由於姐姐智力障礙,母親很辛苦,張銘一直有個夢想,就是靠自己的努力,多掙點錢幫母親照顧姐姐。
  11月14日上午,溫州市殯儀館27號禮堂,照片上的張銘默默地註視著這個世界,悲痛的母親的哀嚎聲在禮堂內迴蕩。
  而此時,“雙11”已經過去3天,網絡上所有發生的事情,與馬雲之前的預估幾乎一樣。
  開場後55秒,支付寶交易額破1億;2分鐘,數字快速跳到3.71億元,112萬筆成交,;6分7秒,成交額衝上了10億元。1小時後,成交突破67億元……24小時後,淘寶以350.18億的總銷售額,創造紀錄。
  對於天貓來說,“雙11”的確是只賺不賠的狂歡:即使商家降價虧錢,天貓作為平臺照樣拿3%佣金(按品類不同,佣金在2%至5%之間),以交易額300億計,天貓一天入袋9億。
  只是這一切,都已經與張銘無關。
  今年“雙11”,董漢強的網店超紀錄地交易了586單生意,但張銘的死訊始終在他和妻子的腦海裡徘徊。若不是“旺旺”還在“叮噹”作響,買家發來“給我發貨,再不發貨,我也給你差評”這樣的話語,董漢強都快忘了,已經是11月13日,“雙11”當天成交的貨物還有450單沒發出去。
  他和妻子照舊開始忙起來,只是在稍閑的時候,他對妻子說:“這段時間過去了,我們再也不能這樣熬了。”   (原標題:那隻瘋狂旋轉的陀螺突然停了(圖))
創作者介紹

qe61qel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